客户案例

为什么我们还在怀念1999年的“铿锵玫瑰”

来源:bob官网入口添加时间:2022-11-25 12:11:01 点击:

我们希望的是,新一代的中国女足,不光是复刻「铿锵玫瑰」,更在用自己的个性与追梦精神,塑造出全新的、吸引年轻人目光的女足形象,彻底改变女性体育的地位。毕竟,23年过去了,那个玫瑰碗的梦,真的很远了。▂——北京7月11日,中国女足公布了出征东亚杯的26人大名单。

年初女足亚洲杯夺冠的主力球员王霜、王珊珊悉数在列。而一周前的7月6日,2022年女足欧洲杯揭幕战在老特拉福德球场上演。这一场比赛也创造了女足欧洲杯入场人数的纪录:不可否认的是,在女性体育运动大发展的浪潮下,全球女足运动正在崛起。

今年4月,巴萨女足更是在诺坎普球场创造了里程碑式的观赛人数纪录:1999年7月10日,女足世界杯冠军之战,美国队对阵中国女足,那一天,从世界各地赶来玫瑰碗球场看决赛的观众达到了在最终的点球大战中,后卫布兰蒂·查斯丹主罚美国队的第5个点球,她的左脚射门终于洞穿了中国队门将高红的十指关。查斯丹欣喜若狂,她脱下白色球衣,只剩下黑色运动内衣与短裤,双膝跪地,做出胜利的姿势,查斯丹的这张照片被称作「布兰蒂的内衣时刻」,成为了体育史上的经典画面。在出发去美国之前,主教练马元安在一次赛前动员会上说道:「我认为中国女足在世界足坛仍然属于是强队,可以跟任何一支强队抗衡,但我们没有绝对优势。

我相信这是一些老队员踢得最后一届世界杯,她们都会对得起中国,对得起中国女足,也会对得起自己。」结果中国女足确实创造了参加世界杯以来的最好成绩,这一纪录,直到今天也没能被改写。回溯当届比赛中国队的晋级历史,首战北欧劲旅瑞典2-1告捷之后,中国队先是7比0大比分战胜加纳,又3比1击败澳大利亚,以小组头名出线,拿到八强入场券。

在大胜加纳的比赛中,最后时刻梅开二度的是张欧影。她因为奔跑速度最快被称为「快马」,而她也确实跑在了所有人「前面」,因为肺癌,张欧影成为了那一批女足球员中第一个离开的人。在同一场比赛里完成帽子戏法的孙雯当时是中国女足阵中的绝对明星,和退役后一直投身足球的张欧影不同,孙雯起初对足球没那么多「新鲜感」。

在她退役时,她选择去复旦大学新闻学院进修,从事一个和足球没什么关系的职业,她想远离足球,想去拥抱更广阔的世界。但最终,她还是又回到了足球身边。2019年,孙雯当选中国足协副主席,着手推动女足发展。

很多年后,当时的中国女足主力后卫温莉蓉说起那次美国之旅还心有余悸:「我实在想不起来都去过哪些地方了,只记得打一场比赛就要来一次长途飞行,从西部到东部,加上三个小时的时差后,常常是早晨奔机场,晚上才能到。」这样的条件没有成为女足胜利的绊脚石,拼搏进取的女足精神也感染了当地的球迷。在八强战胜俄罗斯后,半决赛对阵中国女足对阵卫冕冠军挪威,那一天,看台上满是来观赛的华人球迷和留学生,《歌唱祖国》的歌声响彻波士顿福克斯伯勒球场。

那一场比赛至今还被球迷津津乐道,毕竟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并不容易。孙雯梅开二度,范运杰门前抢点破门,刘爱玲左右开弓,教科书一般攻入两记世界波,也正是在5球大胜挪威后,中国女足以5连胜的姿态杀入了决赛。当时,浦玮造点了。

后来她在媒体采访中透露,自己很怀念当年闪亮的日子,美国世界杯更是她梦开始的地方。当时只有19岁的浦玮还是刚刚入选国家队一年的新人,后来,浦玮总共参加了三届世界杯和三届奥运会,直到2014年正式退役,浦玮为中国女足出战219场比赛,成为目前为中国女足效力场次最多的运动员。可以说浦玮亲历了过去十余年女足运动的所有兴衰荣辱。

即使在退役后,她也从来都没真正离开足球这个圈子。1999年7月10日,闷热的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玫瑰碗球场终于迎来了这一届女足世界杯的决赛。玫瑰碗球场(Rose Bowl Stadium)虽然建成于1922年,主要用于橄榄球的比赛场地,但是它的名字似乎与女足比赛更加相得益彰。

我们要知道,足球从来没有高于过生死,足球也从来没有脱离过政治。1982年的英阿马岛战争后阿根廷战败,马尔维纳斯群岛得而复失。因此在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中,英阿大战被誉为阿根廷的「民族荣誉之战」。

举世瞩目的英阿大战中,幸而马拉多纳不辱使命,力克英格兰后也夺得了当届世界杯的冠军。20世纪末的国际政局形势变幻莫测。两个月前,北约刚轰炸了中国驻南斯拉夫联盟大使馆,轰炸造成了3位中国记者当场牺牲,数十人受伤。

虽然美国在第一时间解释是误炸,克林顿也数次道歉,但这样解释不足以挡住国内的群情激奋。当时,国内愤怒的群众自发地前往各地美国大使馆示威,培训英语的民营教育机构新东方遭遇了成千上万名学生的唾骂与退款要求,几乎倒闭。同时,中国改革开放历程上最为关键的一步——入世谈判也开始搁置。

当时,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打电话请求继续进行贸易谈判。我方表示,在当前的氛围下进行WTO谈判是非常不适宜的,中美关系急剧恶化。如同命运的安排一般,决赛的对手恰好是美国女足队,更是为这场决赛增添了别样的意味。

那一天,加州帕萨迪纳的玫瑰碗体育场上坐着可以说,这是女足发展史来最大规模的一场比赛,美国世界杯组委会主席玛勒·梅斯女士当时这样总结道:正如她所言,中国队与美国队进行了一场足以被载入史册的对决,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和夫人希拉里就是这九万多现场观众之一。因为美国总统克林顿看到决赛对阵双方后,决意效仿周恩来和尼克松导演的那场「乒乓外交」,亲临现场观看了决赛。双方在120分钟内战成了0-0,中国队在场面上完全不落下风,但迟迟没有转化成进球,最后在点球大战时,中国队4-5告负。

其实在加时赛时,中国队有一次绝佳的机会:刘英开出角球,范运杰头球攻门,被对手的后卫站在门线后头球解围,裁判判罚进球无效。如果那颗球进了,也许就不会有之后的点球大战了;如果那颗球进了,也许一切故事都会是另一种结局了。世界杯结束后,范运杰前往美国大联盟踢球,练就了一口流利的英语。

和刘英刚好相反,她将之后的所有幸运都归因为「英语」。因为「英语」她被推荐参加国际足联的教练培训项目,因为英语她曾获得过去亚足联工作的机会。今年三月,河南嵩山龙门官宣范运杰出任建业女足主帅。

点球大战从来都是残酷的。巴乔在后来的采访里提到,对于那一粒点球,这些年他始终无法原谅自己,刘英也曾陷入过这样的情绪中。2003年世界杯,在面对俄罗斯的比赛中,她再次射失了一粒点球,下场后,她哭着把脸埋进了99年世界杯时的主教练马元安怀里。

刘英退役前就想好了要当教练,退役后,刘英也真的一直在当教练。目前她是北京女足U18梯队的主教练,自2006年起便投入教练的工作,在她16年的执教生涯中,除了2014-2017年间在北京女足一线队当教练外,刘英都扎根于青训当中。她愿意让孩子们的生命力除了踢球有一些其他的东西,她会好好抓学习,告诫队员们要好好学英语。

她自己的英语不是很好,她自己也对这件事耿耿于怀。而在查斯丹庆祝的经典场面中,门将高红是「背景板」。但实际上当时在中外记者眼中,她的闪耀程度不亚于孙雯,并且比美国门将斯卡里技高一筹。

退役后,高红辗转做过体育公益相关的工作,也去读了书给自己充电,也曾得到过英女超球队的执教机会,但是后来她还是选择回国投身于女足青训之中。2013年,当年的主力门将高红成为了中国女足U16(国少队)主教练,沈梦雨、徐欢、张琳艳等现在我们熟悉的名字都是这支球队的常客。在率队获得女足亚少赛第四名后,她辞去了主教练的职务。

比赛结束后,克林顿第一时间打电话向中国领导人致贺,并去休息室看望了中国女足的姑娘们,主动找她们握手合影。决赛一周后,克林顿再次打来了电话,中美外交关系随之破冰。那年年底,中美关于中国加入WTO的谈判达成了一致。

也许当年在场的11位运动员都没有想到,自那时起,无数中国普通人的命运开始发生变化:其实就算是框定在足球的世界中,这一场玫瑰碗的决赛对两国女足的影响也早已超越了比赛本身。后来,孙雯经常被问起那一场决赛,她曾在媒体面前做出过这样的假设:「如果当时胜利的是中国女足,会不会有另外一种结果?对女足的激励,所产生的影响、所做的宣传,是不是都会有不一样的提升?」而竞技体育也确实是这样,第一名和第二名的境遇往往有着天壤之别。随着昔日辉煌的逐渐消散,这一场决赛成为了中国女足「昨日沉醉」的美好,虽然我们并不愿意承认,但自1999年之后,中国女足逐渐从巅峰跌进了谷底。

而在大洋彼岸,这一场决赛却成了美国女足腾飞的一个重要标志。2020年,FIFA官方在Youtube上传了当年决赛的官方录像,评论区里不乏有人表示:虽然美国女足运动开始兴起要追溯到更早之前,但不得不说这一场举世瞩目的女足决赛,也再一次推动了群众对于女足的热情。当时美国的一项调查显示,也就是说,正是在这座冠军奖杯的带动下,有更多的美国女孩走上了球场,知名球星摩根、劳埃德都是受益者。

而现在这批球员,也势必会带动那些更年轻的球员,就像1999年的摩根被吸引的那样:「那一届大赛彻底转变了足球运动在美国的命运,那届世界杯后,很多美国女孩有了更多机会踢球。」根据2019年国际足联技术调查团队发布的《2019年全球女足发展调查报告》,美国18岁以上女足注册人口为8万人,18岁以下的注册数据则为152万人。反观中国,过去的这些年则一直在「青黄不接」的状态里挣扎。

1999年老将退役后,中国女足一直都没太走出后备人才缺乏的怪圈。有资料显示,中国女足的平均年龄从1991年的23.3岁开始,一直上升到2000年的28.3岁,之后又直降至2007年的23.3岁,这说明年龄结构本来就不合理。而在人才数量上也难有保障,虽然各国注册球员注册方式不同,虽然具体注册人数的各种说法众说纷纭,但和那些足球氛围强的国家都没有可比性。

能让越来越多的女孩们开始踢球也成为了大家共同努力的目标,这一届的女足的大多数人都投入到了女足青训的工作中,翻看她们的履历,会发现有很多人都在U字开头的梯队中当着孩子们的榜样。目前,中国女足在青训中心数量、青训中心队伍总数量、在训人员数量、U系列集训期数、各级教练员培训班、培训人次等诸多方面都实现了极大的增长。其中,女足青训中心数量从14个增加到25个,青训中心的球队数量也从原有的62支球队扩展至136支队伍,涨幅分别超64%、119%。

在训人数也达到近三千人,增长比例达到121%,青训中心的教练员数量也同步增长。女足青训的发展迎来了不错的开局。1999年「铿锵玫瑰」成为了中国女足的名字,后来这更是成为了女足精神的代表,在艰苦环境中生长。

孙雯曾寄语新时代的女足运动员:「把‘铿锵玫瑰’强加在不属于那个时代的她们身上,会无形中给她们增加一些不必要的压力。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特点,环境都不一样,她们应该活出自己的精彩,展示自己的特质。这才是一个时代必须要有的,这就叫进步。

」高红曾表示:而我们希望的是,新一代的中国女足,不光是复刻「铿锵玫瑰」,更在用自己的个性与追梦精神,塑造出全新的、吸引年轻人目光的女足形象,彻底改变女性体育的地位。毕竟,23年过去了,那个玫瑰碗的梦,真的很远了。(全文完)点击。